被刘亦菲骗去大理的人,后来都怎么样了

人气:162时间:2024-03来源: 【中山的士票】

“2023开年云南旅游究竟有多火?”

  

  “每只海鸥都要替云南接待50名游客。”

  

  提到2023开年最火的旅游城市,相信许多人脑海中首先浮现的答案便是:

  

  云南。

  

  豆瓣评分8.1,随着剧集《去有风的地方》的热播,刘亦菲与李现不仅带火了这部剧,也带火了年末云南旅游的热潮。

  

  犹如剧版《向往的生活》,慢节拍下的诗情画意,自然古朴的生活气息,吸引许多人在自己的人生必做事项清单中添上一笔:

  

  去大理旅游、裸辞去大理、去大理买小院多少钱……

  

  从风花雪月的“艳遇之都”,到人人向往的“自由之城”,为什么是大理?

  

  刘亦菲,带火了大理?

  

  大部分国人对大理的记忆,大概经过这样几个阶段。

  

  50年代的电影《五朵金花》,成为许多人对大理的第一印象。

  

  尤其是包含着真实地点的歌曲《蝴蝶泉边》,唱出的大理的情柔。

  

  图片

  

  “大理三月好风光,蝴蝶泉边好梳妆” 《五朵金花》

  

  而到八九十年代,金庸笔下的大理国,则又成为一代人的童年回忆。

  

  “我没来过大理时写大理,大概前世是大理人。”作为大理荣誉市民,金庸曾经这样说。

  

  在他的武侠世界中,大理出现了太多次。

  

  段正淳的风流韵事,段誉、木婉清等人的爱情故事,还有“点苍派”“无量剑”“剑湖宫”……

  

  胡军版《天龙八部》,蒋欣饰演的木婉清与林志颖饰演的段誉

  

  诸多描写,让无数人记住了苍山洱海,记住了古城剑湖,也记住了这样一个神奇的西南世界。

  

  当然,也有许多人对于大理的初印象来自于《还珠格格2》里萧剑带领大家逃亡的目的地——

  

  一个充满风花雪月,与世隔绝的理想地。

  

  《还珠格格》

  

  在种种关于大理的描述和想象中,自由、美好、闲适,始终都是提到大理时脱不开的关键词。

  

  早在1941年,老舍在《滇行短记》中,曾这样描写过大理:

  

  “城中看不出怎样富庶,也没有多少很体面的建筑,但是在晴和的阳光下,大家从从容容的作着事情,使人感到安全静美。”

  

  小城不大,抬头可见苍山的白雪,洱海边足够心旷神怡,乐悠悠散步,慢悠悠生活。

  

  2023年1月初,苍山上演“日月同辉”,夕阳之下的金色苍山伴随着初升月亮

  

  这个经济不怎么发达的小城市,却恰恰因为宜居的环境与慢节奏,成为都市高压之下人的理想国。

  

  成为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的目的地,也成为诸多失意人的乌托邦。

  

  洱海

  

  当然,近年来大理的成名,还得益于它与“文艺”二字的紧密联系。

  

  如今的云南经典旅游线路“昆大丽”,彼此间似乎有着相近的气质:客栈,小酒馆,民谣,诗与远方。

  

  影视作品也不断赋予着大理这样的标签,迷茫疲惫时,去大理放慢脚步,寻求意义,感受生活,已经成为了一种现象。

  

  《心花路放》中的洱海海景客栈,门口写道“梦开始的地方”

  

  而《去有风的地方》,实际也延续了这一模式。

  

  影视剧的核心场所“有风小院”,里面的五名住户,无一例外不是来自北京与上海,经历人生的受挫,来大理汲取能量。

  

  刘亦菲饰演的许红豆,这个来自山东淄博、去北京打拼的女性。

  

  在经历朋友过劳而亡之后,毅然决定放弃升职机会,裸辞来到大理,调养生息,寻找人生方向。

  

  作为都市旧生活的对比,一段纯粹质朴的爱情,也成为了她新生活的注脚。

  

  剧情中,各行业的年轻人,带着各自的疲倦和迷茫,相聚在有风小院里。

  

  隔壁的马爷,原本是互联网上市公司老总。

  

  在被共享经济拖下水、直接赔掉两个上市公司后,承受不住压力的他,来到大理,礼佛修行。

  

  另一名住户大麦,是一名网络写手。

  

  父母不支持自己的事业,小说遭遇差评。

  

  依旧是在迷茫之中,大理成为了缓解压力的目的地。

  

  有观众评价:在这些人身上,你可以看到一些年轻人的影子。

  

  “他们的困境与现实的我们如此相似,我也在他们身上探寻自己的内心,跟着感受不同的生活,内心的焦躁有被抚平。”

  

  《去有风的地方》主要取景地包括洱海、大理古城、凤阳邑、沙溪古镇、喜洲古镇、云龙天灯海坪、弥渡密祉等,风景很“治愈”

  

  而随着2023吹起的这股治愈风,毫无疑问都唤醒了了一些年轻人对于大理的向往:谁不想去大理做许红豆?

  

  但实际上呢?现实生活中,来到大理的人,都怎么样了?

  

  逃往大理的人,

  

  过上了什么样的生活?

  

  辞职、休息、流浪去大理的人,似乎都“有一种想成为风的冲动”——

  

  去做风吧,去做不被定义的风。

  

  大理固然遥远,但遥远的距离,仿佛是在与过去的生活完成切割,仿佛是对“做自己”般重生的仪式感。

  

  在大理的生活怎么样?网上有这样一则金句,名叫“有一种生活叫大理”。

  

  总结起来,大理生活首要是“慢”。

  

  “在这里,没有人会问几点了,也没有人做计划,明天的事情,明天再规划。”

  

  大理三塔

  

  许多人说,感觉生活仿佛瞬间开启了“慢动作”模式——

  

  带一杯茶坐在洱海边,看着蓝色的天映着蓝色的水,蓬松的白云在天上飘,时间就好像静止了。

  

  云南大理洱源县海西海,摄影师通过延时摄影,记录下繁星璀璨,星河流转的梦幻美景。

  

  虽然慢,但大理生活又足够丰富多彩。

  

  自古就作为蜀缅商道的必经之地,多文化交汇与融合的种子,已然深植于大理。

  

  古城里的“广场舞”,民族与现代的交织/图源:作者拍摄

  

  在大理,能品尝到成吉思汗留下美食“乳扇”,也能看到中原文化无处不在的身影。

  

  大理的“洋人街”还是云南最早一批西式餐饮文化入驻的地带。

  

  《去有风的地方》带火大理美食/图源:美团

  

  而如今的大理,古城一带居住的是所谓“新大理人”,双廊镇则又是白族居多。

  

  现代与原生态之间的交融,又成为大理一道别样的风采。

  

  中国云南,茶马古道畔的历史集镇沙溪村的古屋顶

  

  相比于单调的都市生活来说,大理无疑相当于另一个世界。

  

  “给人生按下暂停键,去大理旅居几个月”“想找到人生的意义”等话题在社交平台上人气颇高。

  

  《有风》中许红豆提到的个人现状,戳中了不少年轻人

  

  2021年,一则“名校生放弃铁饭碗当流浪歌手”的新闻在微博传开。

  

  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的马晓玲原本在航天部做财务工作,工作单位好,还是“铁饭碗”。

  

  但对于她来说,日复一日重复性的工作,让生活失去了色彩。

  

  来到大理,从二三十个西南城市游走,马晓玲成为一名流浪歌手。

  

  她的生活是苦涩的,这一点马晓玲自己也承认。

  

  最窘迫的时候,她一天只花两块钱,一碗汤,两个馍,一天便下来了。

  

  如果留在原来的单位,她的人生会顺畅许多。

  

  但马晓玲仍不后悔这种生活,她还有个愿望是希望有一天能举办自己的演唱会。

  

  当然,也有人已经逐渐走向上坡路。

  

  2021年湖南卫视《欢唱大篷车》中,来自湖南的向玮到云南创业失败,于是转去大理做一名酒吧驻唱。

  

  “没有想到,爱好也可以成为工作。”

  

  留在大理后,她在酒吧邂逅了自己的真爱,有了事业和家庭,也过上了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
  

  无论是马晓玲,还是向玮,她们的故事都给人们以浓烈的“大理限定”感:其中关于“过另一种生活”,关于“义无反顾追求想要的人生”,是其他城市难以挂钩和复制的。

  

  而这些故事,也往往让人们对于大理的期待又蒙上了几分“神话”的色彩:

  

  来到大理,就找到了阶段人生的答案。

  

  可这难免让人疑惑,都市生活中的失意人,奔向大理,是否真能扭转眼前的局面?

  

  风吹起的时候,万里无云?

  

  大理到底是不是答案?故事与想象背后,大理的梦幻色彩,恐怕还要打个问号。

  

  首先,便是切实存在的想象与落差的问题。

  

  近年随着旅游业的萧条,大理的餐饮、酒馆、客栈等业务不同程度受到影响。

  

  根据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的报道,疫情三年过后,约30%客栈已经歇业、倒闭、转让,数量约达到了2000家。

  

  就在2022年底,大理也曾遭遇大面积退单,春节预定量从80%下降到不足30%。

  

  由于大理的文艺气息与第三产业高度捆绑,大理游遇冷之下,让那些在大理生活与流浪的“移民”并不好受。

  

  一名喜欢大理自由气息、来大理开客栈的音乐人就曾说,惨淡的时候,自己只能兼职做DJ增加收入。

  

  好在随着春节的到来,大理再度火爆,春节期间接待游客量暴增219%。

  

  游客们在大理古城中漫步

  

  但另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——

  

  流量暴增的人潮,又让大理的生活经历了又一种侵扰。

  

  2022年8月,大理突然掀起一波旅游热,突如其来的人流挤占了大街,让本地人一下子懵了。

  

  “救救我,我一个本地人抢不到早饭。”

  

  “差点给我挤沟里。”

  

  恬静慢节奏的生活,会随着旅游热而逐渐淡化,乃至“变为泡影”。

  

  不光旅游,希望在这里定居的人也面临着困扰——

  

  因旅游热而引发的房地产开发、环境污染、房价飙升等问题,也给不少头脑一热冲向大理的人泼了一盆冷水。

  

  人们向往那些远离都市,逃避现实,最后在美丽的大理获得心灵救赎的故事。

  

  但“逃避可耻但有用”背后,现实的感受仍旧不可忽略:

  

  “大理可以治愈,却也有狂欢之后的空虚,它可以逃离,可回归现实的还款提醒会让你更痛苦。”

  

  就像《有风》大结局前,刘亦菲饰演的许红豆,在大理停留3个月后离开。

  

  网友们对此分析并给出一个有趣又不失合理的原因——

  

  “她要是再晃悠几个月,社保就要断缴了呀!”

  

  “晃晃悠悠”“远离城市喧嚣背后”,还有许多现实问题需要思考和解决。

  

  那么问题来了,大理也许不是答案?

  

  复旦大学研究生黄菊,在毕业后来到大理,先后采访了14名大理“移民”。

  

  这14名新大理人来到这里原因各异——

  

  有厨师在这里探索料理,有诗人在这里陶冶情操,有人守在庙宇之中,抱剑读书,甚至还有日本人辽太郎在这里种田,感受田园生活的宁静。

  

  但提起这段路,他们的共同感受是:并不后悔。

  

  对于相当一部分人来说,大理是现实生活的一片“飞地”。

  

  流浪诗人、歌手、网络写手、创业失败的人、裸辞的人、落魄的失意的人……

  

  或许在享受过一段宁静的时光后,依旧要回到自己熟悉的生活,但这往往并不妨碍他们享受一路的景致。

  

  在电视剧里,最后人们大多会实现心灵的治愈,开辟人生的另一番天地。

  

  而在现实生活中,有人到来,有人离开;有人短暂歇脚,有人就此停留。

  

  与其说大理是一处“年轻人的精神避难所”,不如说它更像是一道需要每个人亲身感受后给出注脚的开放性试题。

  

  具体怎么作答,还是需要你到了以后再去寻找。

  

  在那之前,谁都没办法给出个准确的答案。